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吴敬中没有机票能逃出天津,掌管机票的沈醉,为啥不敢逃出昆明?

2022-09-20 05:05:33 10475

摘要:#头条创作挑战赛#军统局本部总务处少将处长、保密局云南站站长沈醉在历史上确有其人,而且著述颇多;保密局天津站站长吴敬中在历史上也确有其人,但最后却销声匿迹。造成两位少将站长不同结局的,归根结底是一张机票,这让我们想起了跟《西游记》有关的一个...

#头条创作挑战赛#军统局本部总务处少将处长、保密局云南站站长沈醉在历史上确有其人,而且著述颇多;保密局天津站站长吴敬中在历史上也确有其人,但最后却销声匿迹。

造成两位少将站长不同结局的,归根结底是一张机票,这让我们想起了跟《西游记》有关的一个笑话:有后台的妖怪,都被主人领走了,没后台的妖怪,都被孙悟空打死了。

沈醉和吴敬中,谁是有后台的妖怪?这两个“妖怪”的结局为何截然不同,就是咱们今天要聊的话题。

细看沈醉和保密局天津站末代站长李俊才的回忆录,我们不能不产生这样的疑问:都是圆滑老练的资深特工,吴敬中没机票尚且能逃出天津,攥着大把机票的沈醉,为啥没敢逃出昆明?

历史上的吴敬中原名吴景中,不但当过军统临澧特训班高级教官,还在中苏情报所当过科长,在军统西北区区长、第八战区长官部调查室主任、军统东北区区长兼北满站站长。

按时间推算,吴敬中在东北是接了文强的班(文强就是电视剧《特赦1959》中的刘安国),东北即将解放,他又通过小蒋和郑介民的关系,谋到了他的最后一个军职——保密局天津站站长。

离开战火纷飞的东北,吴敬中在九河下梢天津卫、三座浮桥两道关的繁华之地赚得盆满钵满后远走高飞,他的继任者李俊才(可能就是电视剧《潜伏》中李涯的历史原型)却没有前任的头脑,烂摊子没收拾好,却把自己折进去了。

李俊才留下来执行那个没有前途的黄雀潜伏计划,其结果正如吴敬中所预料的那样,大黄雀、小黄雀,统统变成了笼中鸟。李俊才直到1966年4月16日才在第六批被特赦,比沈醉晚出来六年,比文强和周养浩早出来九年——李俊才特赦后当了老师、副校长,也算达成了“让孩子们都过上好日子”的愿望。

特务都是林中鸟,大难临头抢着飞。没有机票的吴敬中手里有钱,他在被围得铁桶一般的天津,抢了一架飞机逃掉了;掌管机票的沈醉顾虑太多,明知道处境危险,却没有见势不妙抢先登机,还把他的“朋友”周养浩、徐远举、郭旭、成希超一股脑留在了昆明。

这五个军统高级特务一网成擒,沈醉成了最憋屈的一个,他在回忆录《我这三十年》中这样写道:“当时在监狱中我唯一的苦闷就是和徐远举、成希超、周养浩等人关在一起,他们老是骂我‘卖友求荣’特别是徐远举,向来脾气暴躁,一见到我便圆眼一瞪……(本文黑体字均出自沈醉回忆录,下同)

沈醉写了一系列回忆录,半壶老酒买到了七本,却没找到周养浩拿小板凳砸沈醉的记录,这可能是他觉得写出来也不光彩:“我何尝愿意‘卖友求荣’呢?实在是因为他们都是南京大屠杀、大破坏的直接参与者和主持者,我既参加了起义,再把他们放走,就不好交代了。”

也难怪徐远举周养浩怒火中烧,他们被“留”在昆明吗,全是拜沈醉所赐——当时谁能离开昆明,决定权就在沈醉手中。

沈醉不但是保密局云南站站长,还被老蒋任命为“国防部驻云南区专员公署主任”、“国防部云南游击总司令”,军衔也从少将正式晋升为中将:“当时我控制民航机票,军用专机则由空军副司令沈延世控制,我们两人互相交换,关照亲友提前乘机,只要有飞出去的飞机,不论民航或军用专机我都可以想办法。”

沈醉有办法让徐远举周养浩离开昆明,他自己想走更是轻而易举,但是“军统三剑客”一个都没跑掉,除了沈醉前面说的原因,还有重要的一点,他没有明说:他不敢放走周养浩徐远举,自己也不敢跑。

徐远举曾经劝过沈醉:“到了这个时候,委我当西南军政长官接替张群的工作,我都不会干!现在才想起来加官晋级,顶个屁用!你当少将七八年,我也当了四五年,用得着的时候才想到晋升一下,过去为什么不管?我看你也别傻,还是趁早走吧!你管他们,谁来管我们?这次他们早就坐上飞机飞走了,把我们送到这里来担惊受怕,这个教训还不够吗?”

沈醉掌握着大把的机票,却没有逃出昆明,还连累了他的四个“朋友”,难怪这些人在狱中对他冷嘲热讽甚至猛抡板凳。

沈醉原本是有机会逃掉的,卢汉打电话让他去开会的时候,也就已经知道大祸临头,于是就把身上的手枪、证件、钢笔等物都一一掏出,只带了十两黄金。如果他不去开会,而是直接跑到二十六军军部去,情况一旦有变,他就能安全逃出昆明。

沈醉没跑掉,不是不想跑,而是不敢跑,这就跟他“留下”徐远举周养浩等人一样,不是放不走,而是不敢放。

沈醉为啥不敢放走这几个保密局少将级特务,他在回忆录中已经说过了,他自己为什么不敢跑,回忆录中也有解释:“我只身出逃后会怎么样呢?我把所有人和东西都扔下逃走,毛人凤能饶我吗?我即使逃到香港,毛人凤也会派特务到香港去暗杀我,那样我不仅自身难保,而且还可能祸及妻儿老母。”

沈醉不敢跑,是因为他几乎把保密局的大佬基本都得罪了:郑介民早就想杀他,毛人凤也觉得他尾大不掉。

为了帮毛人凤上位,他设计在战事吃紧的时候替郑介民大摆寿宴,并拍照存证,然后通过俞济时送到了老蒋案头。

郑介民被老蒋大骂一通后丢了保密局局长的位子,当了位高权小的“国防部次长。原本郑介民是可以以次长的身份兼任局长的,那才叫有名有实。

郑介民知道沈醉捣鬼,就对他进行了一番搜查,还枪毙了张罗“寿宴”的沈醉手下的总务处管理科科长邓毅夫。

国防部次长虽然实权不大,但是怎么也比县长权力大,对付一个小小的少将,还是至少有一百种办法的。

沈醉出逃,郑介民肯定会大做文章,毛人凤正好借坡骑驴——他也早就想除掉沈醉这个潜在的威胁了。

戴笠死后,比较会笼络人心的沈醉成了军统特训班学员的主心骨,这让毛人凤很是不满:有很多特训班出来的特务当了处长和站长,这些人唯沈醉马首是瞻,沈醉也想扳倒毛人凤并取而代之。

沈醉被发配到云南当站长,就是毛人凤借刀杀人之计的第一步,他曾明确告诉沈醉只可学“王佐断臂”,绝不可以离开昆明,把沈醉气得七窍生烟:“我未置他于死地,他却想置我于死地!”

沈醉是很会做人,也很会做事,但是他在做人做事的时候,栽花的时候少,种刺的时候多,总认为自己很聪明,别人奈何他不得,直到大难临头,才发现自己上面只有仇人而没有靠山。

吴敬中和沈醉则是截然不同的做法:此君只栽花不种刺,对权力也不太感兴趣,只要能捞到足够的养老钱,他才不管谁当局长、谁当站长呢。

历史上的吴站长并没有去执行什么海峡计划,他离开天津属于“弃官出逃”,跟李涯(李俊才)连交接手续都没办,就抢了一家纺织公司到天津接员工的飞机离开了。

沈醉手握大把机票不敢逃,吴景中没有机票却敢抢飞机出逃——他不是拿着机票上飞机,而是动用了武力,这是因为一张机票两只手提箱并不足以带走他的大批财宝。

吴敬中能抢到飞机,肯定不是单打独斗,他的心腹嫡系肯定都参与其中,这样吴敬中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——起码要有人拿着东西替他上下打点。

吴敬中一下飞机就被毛人凤下令逮捕,但是郑介民和太子小蒋纷纷出面,毛人凤是既不敢打也不敢审,当然也不敢杀。

这时候读者诸君肯定知道,吴敬中被抓的消息,是谁通报给“郑次长”和“小凯申”的。

吴敬中抢飞机出逃却安然无恙,在小蒋的干预下,毛人凤无奈放人,四十六岁的吴敬中飞往香港,做起了他最感兴趣的生意,并且一直活到改革开封的四年之后,应该算是一位成功的商界精英了。

沈醉被抓后,在战犯管理所(不是一直在功德林)学习十年后才被特赦,然后又被抓回去关了四年,他回到文史专员办公室的时候,沈醉和黄维都出来跟他做了同事。

吴敬中一直顺风顺水盆满钵满,沈醉却在1975年前一步一个坎。咱们接下来要说的,就是同为保密局省站站长,为何吴敬中没有机票敢抢飞机逃出天津,沈醉手握的大把机票,为啥不敢逃出昆明?

前面咱们说过沈醉多种刺少栽花、吴敬中只栽花不种刺,这只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,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,我们可以在沈醉的回忆录中找到答案。

吴敬中和沈醉都比较擅长送礼,但是沈醉的“送礼”,基本是割猫儿尾拌猫儿饭,送出去的东西很多,但却没有送出人情。

沈醉从来不给戴笠送礼,这是可以理解的,因为军统就是“戴老板”的,沈醉又是戴笠一手调教提拔起来的,他这个“管家”,得在戴笠面前表现得很清廉,而且他也真这么做了。

沈醉和戴笠一起撤退到重庆重建军统局总部,戴笠指着宽大的院子对沈醉说:“这个院子里有一千多人办公,你除了负责外勤的物资供应之外,还得解决这些人的吃、穿、用等生活问题,我把这么大一份家产教给你,你可得替我管好哟!”

沈醉当了总务处少将处长,却给老母亲和妻子儿女盖了一座茅草房:外面破败不堪,但房顶的茅草下面,却铺了好几层油毡(我们那时候叫“油毡纸”,用沥青和什么东西做成的防水材料,可以用来引火,现在很多人可能都没见过),室内装修的也很高级,墙壁刷得雪白,地面铺着木板,家具也很讲究。

沈醉故意让连戴笠看到自己又脏又破的“茅草房”,并请他“进去坐坐”,结果戴笠上当了:“我不去,你也太给我丢人了!你身为总务处长,总得顾忌点身份嘛!怎么住这么一套破茅草房?(转过头来命令庶务科长)你拨给沈处长五千元钱,让他盖栋像样的住房!”

戴笠死后,军统改成保密局,他攒下的家底,也被沈醉奉命分给了毛人凤和郑介民:郑介民的老婆,一次就要去三幢洋房,上海、南京各一幢,连汉口他娘家也要了一套。

慷军统(保密局)之慨送出大量汽车洋房,也没博得郑介民的欢心,毛人凤当然更是十分肉痛,于是想左右逢源的沈醉就成了风箱里的老鼠:郑介民想枪毙他,毛人凤也想除掉他。

把保密局两位大佬都得罪了,沈醉在昆明进退维谷,生怕有一点把柄落在人家手里,而吴敬中就不同了:他不但送礼,而且很会送礼。

吴敬中到香港出差回来,里三层外三层套了五六件西装——这样可以免税,看来吴站长天生就是做买卖的材料。

吴敬中“穿”这么多西装可不是要倒卖,而是要送给老同学小蒋和郑介民,这就叫礼轻情意重,蒋同学和郑同学收到从吴同学身上脱下来的西装,会是怎样一种感动,读者诸君应该都能想象得到:这老同学,吃蚂蚱也不忘分给我一条大腿,他往后有事,我们岂能不挺身而出?

于是沈醉被困在昆明一筹莫展,而吴敬中却敢抢了飞机出逃,这就是两人最大的不同之处:多个朋友多条路,多个冤家多堵墙。吴敬中路路通,沈醉一步一坎。读者诸君从沈醉和吴敬中的不同结局,是不是也想到了许多似曾相识的场景和亲身经历的事情?在吴敬中和沈醉的不同结局中,您感悟到了什么?如果您生活在沈醉吴敬中当站长那个年代,是会成为屠灭一国的金翅大鹏鸟,还是会成为只收了一些香油的望月之犀?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